新聞資訊
您現在位置:網站首頁>新聞資訊>行業動態> 正文

萬達體育底色:王健林的體育夢與估值岔口

時間:2019-07-30 11:24:12作者:admin來源:體博網評論:0征稿

王健林應該想不到,萬達體育(NASDQ:WGS)上市的第一天會這麽慘。而在上市之後的第二個交易日,萬達體育股價再跌2.91%。

四年時間成就世界級體育巨頭,萬達體育在北京時間2019年7月27日晚登陸納斯達克,即使連續調低發行價,開盤還是破發,上市首日股價暴跌35.5%。

這令人錯愕的一幕很容易讓人聯想起王健林曾經的那些豪言壯語。王健林自2015年投入體育板塊,隨後高調入股馬競俱樂部,收購全球最大的體育營銷公司盈方集團,又爲了心心念念的足球,成立了“中國杯”賽事,去年他在闊別中超20年後買回了人生中第一支球隊大連一方。

他曾對萬達的體育生意寄予厚望,目標也很明確:5年之內上市。他也曾寄希望于體育來改變萬達的底色,讓萬達成爲全世界第一個轉型成功的地産商。爲此,他將自己運用于商業地産開發上的成功套路照搬過來,期待“萬達速度”能再造一個受追捧的行業巨頭。可惜時至今日,事實勝于雄辯,投資者已經用腳投票了。

“意料之中。”一位券商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投資者對萬達體育的認購熱情低,一是因爲公司負債率高,二是路演也不成功。

而一位投資者認爲,在負債等問題上,市場給出了過度的反應,以萬達體育的資産質量來看,它的股價被低估。曾經的中國首富,令全世界側目的體育巨頭,王健林的體育夢,爲何在資本市場受冷遇?

巨頭的“底色”

從無到有,地産起家的王健林僅用4年就打造了中國乃至世界級的體育産業巨頭。

2015年,萬達集團正式宣布進軍體育板塊,王健林當時表態,盈利是他最主要的目標,他做體育“不看面子,只看銀子”,2020年的淨利潤至少要做到10位數。

那時的王健林正處于巅峰,他是中國首富,他的萬達集團在全國持有巨大的物業面積。憑著30年的萬達管理經驗,他們高舉收購大旗打造自己的體育集團。2015年2月,以10.5億歐元拿下全球知名的體育營銷機構盈方體育,半年後,又以6.5億美元拿下美國世界鐵人公司。

當時,萬達揮舞鈔票向全世界宣稱他們的體育夢,除了收購公司獲得賽事IP資源,還成爲了國際足聯(FIFA)、國際籃聯(FIBA)的親密合作夥伴。那幾年裏,萬達集團四個字出現在全球最頂級賽事現場的顯眼位置,而王健林也成功借此以中國地産商人的形象走向世界體育圈。

以地産起家的王健林,通過杠杆收購,迅速做大萬達體育的規模,成爲世界級體育巨頭。他曾一度希望這家公司能給萬達帶來改變。

也正是在2015年,王健林帶領萬達開始去地産化、輕資産化的轉型,包括體育在內的文化産業是王健林找到的新增長點。到2017年,這家僅憑收購打造的體育集團,就爲萬達貢獻了71.8億元,王健林當年對此很滿意,他表示體育公司收入兩位數增長,淨利潤增長更爲可觀。2018年,王健林傳遞了更振奮的情緒,這一年萬達轉手了大量物業後,文化産業成爲了最大的一塊收入,恰逢世界杯年,體育公司收入實現了22.9%的同比增幅,達到88.3億元。

然而在萬達每年光鮮的報告背後,一些未被公布的弱點正在積累。仔細剖析招股書中的財務結構可以發現,萬達體育95%的收入來自于海外,其中盈方體育和世界鐵人公司作爲成熟的體育機構貢獻了海外營收的絕大部分。

爲了將這兩家公司收至麾下,王健林付出了高額的並購成本讓萬達體育負債累累。萬達體育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的負債率分別高達103.26%、100.48%、83.90%。

這是王健林的選擇,他將體育産業鏈拆解成A端(體育賽事國際性組織)、B端(代理A端體育産業組織的轉播權、營銷權、品牌賽事的企業)和C端(單項體育賽事或賽事俱樂部)。他選擇了下注A端和B端,2016年,萬達集團與國際足聯戰略合作,成爲國際足聯首個來自中國的頂級贊助商,還與國際籃聯、世界羽聯、國際自聯等10多個世界體育組織全球或中國獨家商業合作夥伴。在B端,收購而來的盈方和鐵人三項公司是他的王牌。C端,他只投資了馬競俱樂部20%的股權,原因是因爲“友情價、太便宜”。這些投資産生的收益都在海外市場。

王健林認爲,A端和B端才是真正高端。他原本希望借助這些合作,在中國體育産業真正爆發之時獲得一些上遊資源,從而以更優勢的姿態介入中國體育産業。在王健林的字典裏,凡事都要當第一。

在王健林看來,誰控制了A端,誰才稱得上是贏家。他們曾期望以此博得資本市場認可,最終成功上市,由資本市場來買單。但正是他們的業務與文旅、金融等其他業務類似,對自有IP缺乏關注,最終導致這些業務看起來要麽欠缺生機,要麽乏善可陳。

巨額的債務成了這家中國體育新貴背後的一顆“雷”。到2018年萬達遭遇股債雙殺以來,王健林工作的重心就變成了爲公司“減負”。此前對體育的投入轉而成了壓力,在將心愛的文旅地産也出售他人之後,萬達體育對王健林來說也僅剩下了渠道作用。

截至2019年3月31日,萬達體育的總資産爲20.28億歐元,總負債17.08億歐元,公司持有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總額爲1.87億歐元。招股書顯示,萬達體育此次上市很重要的目的是爲了籌措資金,以償還當初巨資收購時所欠的貸款。

萬達體育是中國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體育上市公司,首日收盤後的市值7.27億美元對應人民幣約50億元,在A股的體育概念公司裏,仍代表著不小體量。可在上市前48小時,受制于認購的熱情太低,萬達體育兩度下調股票定價和發行規模,發行價由12~15美元最終降至8美元,對應市值僅爲11.2億美元。

流血上市讓人唏噓。上市首日以6美元破發開盤,當日股價暴跌35.5%,收盤價5.16美元。原計劃將籌措資金中的2億美元用于還債,而現實是萬達此次上市獲得的融資還不足2億美元。

萬達體育被低估?

無論是做房地産,還是當首富,公衆熟悉的王健林是個在任何場合都不願服輸的人,但在轉型體育這條路上,萬達何以至此?

萬達體育從擴張之初,就直奔上市。今天萬達體育集團(WSG)主要由三家公司組成:瑞士盈方體育傳媒(Infront)、美國世界鐵人公司(WTC)、萬達體育中國公司。

收購瑞士盈方和美國世界鐵人公司,都花去了王健林不小的代價,它們也支撐了萬達體育過去幾年的營收。但由于旗下業務主要由境外公司組成,萬達體育在中國體育行業內並沒有太多存在感——它的身份始終與地産起家的萬達息息相關。

即使王健林一再強調,萬達已經不再是一家地産公司,但萬達從未能改變它的地産基因。這也是爲什麽在萬達的文化板塊裏,和物業相關的産業都頗有成色的原因。以萬達影視爲例,王健林是中國做影視最著名的地産商,萬達電影(002739.SZ)上市曾創下連續11個漲停。王健林靠著他對商業項目的敏銳嗅覺,不費吹灰之力就以院線起步打造了一個影視帝國,靠資本拿下世界頂級影視公司傳奇影業。這是中國無數影視公司不可企及的。

離開地産基因,僅靠資本支撐的萬達體育,沒能再複制萬達影業的成就。缺乏自有IP,收購來的諸如鐵人三項賽事在中國也難以短期內成規模,萬達體育的A端、B端生意沒有得到資本市場的認同。

10.5億歐元並購而來的盈方,是萬達體育最重要的資産。盈方在足球項目的營銷領域無人能及。盈方是國際足聯合作夥伴、代表其發放2022年世界杯在亞洲區的核心權益,還與德國足協等多國足協、與意甲法甲等聯賽建立了長期合作夥伴關系。

然而盈方也並非常青樹。業內人士對萬達體育的前景所擔憂之處在于,盈方與國際足聯的合同簽到了2022年,下一周期仍有不確定性。盈方手握國際足聯的核心資源,包括世界杯在內的亞洲26個國家和地區的足球賽事轉播獨家銷售權,合同周期橫跨2018年和2022年兩屆世界杯。這些極具價值的資源,讓盈方與國際足聯疑似“裙帶”關系一直被津津樂道。前國際足聯主席約瑟夫-布拉特,是盈方現任總裁菲利普-布拉特的叔叔,就在萬達收購盈方的當年,布拉特被停職下台、“禁足”8年。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全球體育行業裏,盈方也是稀缺的優質資産,可與之對標的另一家體育傳媒公司IMG沒有上市。足球之外,在冬季運動領域,盈方掌握了冬季體育方面全球最具優勢的核心資源,代理了除國際滑冰聯合會(ISU)之外的所有冬奧會項目所歸屬的國際體育協會,即將到來的2022年北京冬奧會,讓萬達體育對前景充滿了信心。

大筆收購積累的債務、跳脫于體育行業的管理模式、過度依靠海外業務缺乏自有IP,現在看來,正是這三點讓曾經的巨頭在資本市場遇冷。在2017年工作總結中,王健林曾表態,體育公司的精力要放在自有IP賽事上,把中國區作爲體育産業的增長極。這意味著首富也曾意識到他的短板,但這一局面至今並沒有改變。

王健林給萬達體育2019年定的目標是85.1億元,這個數字比2018年的實際收入要低。由于體育行業的周期性,國際大型體育賽事均安排在偶數年份,在今年這樣的體育小年,萬達的業績壓力只會更重。

初入資本市場遇挫後,王健林的體育王國夢會等來他理想中的估值嗎?

不一樣的體育公司

從巨頭崛起,到流血上市,萬達體育走過了一條完美的抛物線。雖然已經上市,但這家公司今天的成績明顯不符合老王當年那些豪言壯語。

分析萬達體育今天的結局可能有一千種方法,但其中任何一種解釋恐怕都脫不開“萬達”這個標簽。

無論是發展路徑,還是內部管理,王健林成立的體育公司都明顯刻著“萬達模式”的印記。軍人出身的王健林,偏愛軍事化的管理,多位萬達員工曾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聊到,部門常安排高強度的工作和近乎不可能完成的KPI,幾乎每個崗位每天都需要加班。除此之外,萬達內部有一套自己研發的管理系統,王健林認爲,是這套系統給了萬達效率,成就了今天的萬達。但對員工而言,意味著異常繁冗的審批流程,員工往往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適應,更多不能適應的人選擇了離開。

萬達人員流動頻繁,他們擅長以高于行業標准的薪水到處挖人,幾乎每個崗位都有三個“備胎”,一旦離職馬上就有新人來接替上崗。萬達體育曾引入中超公司副總經理劉衛東,國企北奧集團總經理海峰,但他們不到一年都離職了。

他們幾乎不按體育行業的“規矩”來做事,王健林一心想用最快的速度成爲行業第一,于是他把做房地産的那一套嫁接在了體育上。曾參與過萬達體育項目運作的人士說,萬達體育的賽事産品不以市場價賣,一項僅2000人參加的自有IP賽事,也沒有轉播,贊助費要價高達600萬元,這樣的高價在其他體育公司看來幾乎不符合體育營銷的市場規律。

萬達集團在過去30年的曆程中,沉澱了無數優質客戶,這些與體育行業無關的企業,成爲了萬達體育的贊助商,最典型的是與地産業務聯系最密切的銀行。

萬達體育一名前員工對《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她曾跟財務一起去一家地方銀行談賽事贊助合作,銀行方面客氣地接待了他們。簡單會面後,合作就談成了,等著走流程。如此的條件是,萬達集團將在該銀行存儲資金。

從2017年起連續獨家冠名“中國杯”三年的格力,與萬達亦聯系密切。2016年時萬達向銀隆新能源公司投資5億元,在王健林看來是“相信朋友(董明珠)”。2018年,格力又和萬達簽下“環廣西公路自行車世界巡回賽”長達五年的冠名權。

王健林有他的過人之處,萬達也確實比國內很多體育公司有著更雄厚的資本,但王健林獨特的打法,使這家公司看起來與現行中國體育産業市場相割裂。一些慕名而來的體育行業人士最終都選擇了離開這裏,因爲萬達的模式與行業習慣完全不同,這家中國體育産業的巨頭看起來仍像一家地産公司。

7月30日,萬達體育相關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目前處于上市靜默期,不便做出回應。

二維碼
版權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體博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體博網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體博網",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上一篇: 政策鼓勵大力發展體育産業 人造草坪市場迎來發展良機

下一篇: 政策重磅|大力發展體育産業 人造草坪市場迎來發展良機!

相關資訊

相關評論

專題推薦

麥迪人造草坪 引領綠色未來
麥迪人造草坪 引領綠色未來

河北麥迪橡塑股份有限公司是集研發、生産、銷售爲一體的國內居首人造草坪企業。

近期展會

我要投稿
意見反饋